2009-03-17

雜記

早上撐開沉重的眼皮,聽著吳克群深情唱著為你寫詩,為你靜止....好想時針也為我靜止啊,梳洗打理一番,悠閒的喝杯熱咖啡後,迅速來到教室,看著滿室晨光溫和的照進窗口,忽然覺得我晦暗的人生在這早晨又重獲新生,聽說今天是基本功夫課,老師老覺得我基本功不夠,問題又多,硬逼我來上初階課,有點恍惚的照面過後,帶著微弱的精力聽課,都上過的課七早八早又來重聽,這真的需要勇氣耶!
既然來了也不能置身事外,睜大眼皮的極限,努力聽課,果然有點小小收穫,我發現之前上課都不知聽去哪哩,有些小地方,比如說刪除物件有三種方法,雖不是很重要,但居然都沒印象真誇張,還好我很乖!

很奇怪有些人想跟我聊天,擠不出話題只能一直重複兩三次無聊的玩笑,都不知道我風度怎麼那麼好,還可以發自內心很假的微笑,笑出一種專業的燦爛。

上完課後,跟老師說聲掰就閃人,回家路上看到一間花店,印象中沒看過的,也許它只開到下午一點吧,店舖外面擺滿了盆栽, 我看中一株小型的蝴蝶蘭,是以前從不列入考慮的紫粉紅,可能是陽光很耀眼又很溫和,乍看下有種驚豔,感覺很適合擺放在家中辦公室或臥室裡,老闆說一個禮拜澆一次水、花期從現在起可以開一個月,符合種種懶人種花的條件。看著老闆慈祥的笑容,很想一次買兩盆,身上錢帶不夠,先買一盆想說明天再買一盆再殺價,不知那個老闆還會不會很慈祥。

帶著美麗的蝴蝶蘭回來,想將它送給媽,希望她看到花時心情也跟著好起來,但是媽回來後還是一樣很兇,都不知這幾天她吃到什麼炸藥,唉!總是家事難了,不管這麼多至少我很喜歡這盆蘭花,覺得花好像是有生命的個體,看著它時,感覺它也佇立在那看著我,有一種交流,說不出那種感覺。
這幾天再拍照紀念它的存在。

2 comments:

Tinaston said...

照片呢?趕快拍上來讓我瞧瞧吧!
我家的蘭花不知怎漾~
這次花苞結了好久好久~大概有四五個月了,
但遲遲不開........

你說~那花"也許只開到一點"那段,~很正.
別無精打采了!
春天要有好心情喔!

hsiuwen said...

照片我要找一天晴朗再好好拍,妳家蘭花這次一定會開得很大又肥,耐心等待吧!
嗯~有些人就像我說的那樣,很無言嘛!家裡有些事情是很無奈的,不想被影響但還是會,謝謝,我會試著調整的。